媒体中大

【南方都市报】国际护士节成守珍等讲述如何看待护士一职?

稿件来源:南方都市报 2022-05-13 作者:杨丽云 张静 编辑:王冬梅 审核:夏瑛 阅读量:

护士,一个我们大众都熟知和接触过的职业身份。近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《全国护理事业发展规划(2021—2025年)》,其中提出,到2025年,全国护士总数达到550万人,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达到3.8人。数据显示,2020年底全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470万人,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达到3.34人,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护士超70%,护士队伍学历素质进一步提高。

她们如何看待护士一职?这一次,作答的是她们自己。时值5·12国际护士节,南都健康联盟联合N视频推出护士节特辑,邀请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、在职护士、在校护理专业学生以及护士10岁的女儿,通过她们之间的对话,勾勒出这一职业的闪光之处。

60后

很多人问我,什么人适合当护士?

讲述人:成守珍(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护理部主任,中华护理学会呼吸护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、广东省护理学会理事长,第48届国际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)

19岁那年,我成为一名护士。

都说“三分治疗,七分护理”。很多人觉得患者手术成功是手术做得好,实际上从患者入院、手术、术后康复、出院,背后护士做了很多工作。一个握手,一次鼓励,一句安慰,一声问候,都会在患者最痛苦甚至绝望时刻带来一线生的希望。

记得2014年,我作为重症护理专家组组长赶赴昆明支援,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,一位患者因失血过多成了植物人。我每天坚持为他做唤醒。一周后我们离开前,我在患者耳边轻声说,我们要走了。原本毫无反应的病人,眼角突然流下眼泪。

作为一个医者,不仅要提供救命技术,还要能给人心理上的安慰。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发,在武汉协和医院,有一位李先生刚来病房,因为反复发热,身体虚弱,心理压力巨大,常常没有胃口进食。护士们一勺一勺喂他吃饭,足足喂了一个小时,并鼓励他积极战胜疾病。后来李先生一直在找那个给他喂饭的护士。我们很普通的工作,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对他而言是“恩重如山”。

很多人问我,什么人适合当护士?作为一名护士,不仅要熟练掌握护理技术,更需要爱心、细心、耐心、以及高度的同理心和责任心。

80后

独立出门诊 精湛服务解除病患

讲述人:陈婉东(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专科护士)

从大专、本科到硕士、博士,近年来护士队伍的学历素质也在持续提高。

我也在几年前在岗完成了硕士学位的修读。去年还参加了专科护士的培训,拿到了中华专科护士证书,很开心终于能独立开门诊了。但在出护理门诊时,有些患者挂号来看诊发现我不能给他开药物处方,有时会埋怨、质疑,很不理解。这对满腔热血读完专科护士的我,一时难免失落。

虽然护士出门诊,早已不是新鲜事。但一直以来,有听说来医院看医生的,没听说来医院看护士的。其实,由护士主导的门诊,可以提供包括健康评估、健康教育咨询、心理支持、治疗处理和个案管理在内的服务。比如我擅长嗓音训练,已经通过发声训练、康复指导,成功帮助众多嗓音疾病患者恢复。

母亲节那天,女儿做了一只小白兔粘土玩偶送我,还提醒我要跟婆婆说“母亲节快乐”,我意识到她真的长大了。结婚后,因为我是护士,家人所有行程安排就都围着我转。女儿也早早独立懂事,三岁开始学做家务,五岁以后家务基本掌握。母亲节那天,她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。

“你是特意为了这个节日打扫卫生的吗?”我问。

“不是,我每天都会做,只是这天你看到了而已。”女儿说。

00后

圆爷爷心愿去从医 大学转到护理专业

讲述人:糜博雅(中山大学护理学院大三学生)

我12岁时,爷爷心梗去世,这对我打击很大。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,记得爷爷是军医。我4岁时,退休在家义诊的爷爷经常在阳台上跟我讲心脏是怎么跳动的。这个场景一直刻在我心底。

别人怕打针,我却很喜欢。从初中开始我痴迷生物学,一个暑假把高中三年的生物学完。

我立志要圆爷爷心愿去从医。然而由于高考失利,我与医学专业失之交臂,录取到大气科学专业。初入大学,我始终放不下那个坚持了近十年的梦想。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,我开始认真准备资料,反复查阅有关资讯,最终成功转专业至护理学院。

我想尽己所能在喜欢的领域发光发热。记得在解剖学期末考试前的周末,我和同学在实验室“泡”了一整天,仔细比对、分析大体老师每一个标本部位,踏着夜色而归。

读医比想象中累得多。对一个人生理心理上的消耗都很大。特别是医学生的考试周,教室里背书、去食堂路上背书、吃饭也背书,每次都会背到忘我的状态。

我可能有点完美主义,只要选择就100%投入,只要做就要做好。“凿井者,起于三寸之坎,以就万仞之深”。

10后

长大我想当护士 可以和妈妈一起上班

讲述人:周玥霖(广州市朝天小学四年级学生,陈婉东女儿)

妈妈有一件白色工作服,还有一顶燕尾帽,我觉得很漂亮,像白衣天使。可是穿上这套衣服,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:常常不着家,很晚回到家,还继续看医学书,会让爸爸安静,别影响她学习,然后一坐好几个小时。

我不开心。妈妈为什么不能多陪陪我?有时候我生气,就打电话哭着闹着要她回家,可心愿总不能成真。她总说在帮助病人,便把电话挂了。

有时候她上夜班、加班回到家,看到家里很乱时,头上会飘来一朵“乌云”。可有时也会笑容满面,她告诉我病人好了,要出院了。

我不理解。后来她给我买针筒玩具,给小熊打针,我觉得很有趣。她说这就是她每天做的事。

她说“妈妈可以下班,生病不会下班”。她说她在“救死扶伤”。

我学着她,给小熊打针,祈祷小熊快快好起来,妈妈就能下班了。

前两天母亲节,我做了一只兔子玩偶,妈妈下班匆忙进家里,我说“送你”,她愣了一下。“你为什么想送我兔子?”

“因为我喜欢兔子可爱活泼,最重要的是,大部分兔子都是白色的,很像白衣天使。”

“你长大想当护士吗?”

“想。因为可以和你一起上班。”


原标题:5·12国际护士节,如何看待护士一职?一场跨越60后到10后的对话 一个握手一次鼓励会给患者带来希望

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oeeee.com/epaper/A/html/2022-05/13/content_8972.htm#article

中大新闻
新闻投稿